为用户缩短设计周期: Kvaser设备在New Eagle团队的工具中起了核心作用

前4月 作者:Dynamic
kvr8411necsfb2v21

背景

New Eagle公司总部位于密歇根州安娜堡,他们的研发团队专注于机电控制设备:驱动机械系统的电子大脑。New Eagle的一些用户要求他们从始至终地设计和构建其控制系统,并定制应用程序;而另一些公司则让New Eagle提供高质量的软件工具和批量生产的硬件。New Eagle的 Raptor platform(猛禽平台)提供了必要的工具和控制器,为用户的设备生产创建一个可靠的控制系统。该平台确保了快速试制设备模型的速度和灵活性,并能提供坚固耐用、批量生产的ECU和显示器。

New Eagle与Kvaser合作已超过15年。在船舶工业应用CAN总线的早期,New Eagle使用Kvaser耐用型的双通道适配器给ECU再编程。长期以来,New Eagle与Kvaser的合作关系让双方都受益良多,充分证明了两者之间的优化协助模式。

问题: 快速试制控制工具模型和实际应用之间的距离

在职业生涯早期,New Eagle的联合创始人Rich Swortzel是Delphi的工程师。像在许多工程部门一样,Rich和他的同事那时在 MATLAB / Simulink(事实上的工程控制软件)中进行原型控制系统设计,这是一个模拟引擎设计。

首先,在软件中对控制设备进行建模。然后,开发控制算法。接下来,通过参数在模拟中进行测试和调整。值得注意的是,所有的模拟的测试都是近似的,无论模拟引擎有多好。最后,继续进行测试,直到该部件工作正常为止。

Swortzel回忆说:“其他公司制造的硬件让工程师可以采用图形程序模型,点击“开始!”然后在车内耐用的PC上运行。节流阀、输入和输出都与实际设备物理连接,这样工程师能够在车辆上运行算法。”

这部分过程非常有效:它让工程团队能在现实世界中对车辆进行微调。

Swortzel说: “问题是下一步 – 从单一车辆内的一台耐用的电脑到准备规模化生产…这是巨大的一步。还有仅仅生产一件这种硬件就要付出高昂的成本代价。第三个问题是,这种硬件实际上不太坚固耐用:简单地说,不是把电脑放到一个耐用的外壳里,它就能坚固耐用,因为电脑不是为严峻的现实环境设计的。”

最后,他指出与设计管理相关的另一个问题:“为了使这个模型发挥作用,工程师们必须将这一漂亮的控制算法转换成一种规范文件,并将其“扔给其他部门”,交给一个嵌入式硬件和软件团队,然后由他们从头开始构建。这就是为什么车辆的设计周期可以长达七年之久的一个重要原因!”

kvr8411necsig2v1
整个过程效率极低。New Eagle的Rich感到失望,对自己说:“与其下载到一台嵌入式电脑上,不如下载到实际生产的ECU中,并跳过中间的所有步骤,这样不是更好吗?”

然后,和他的New Eagle团队一道,Rich开始实现这一步。

New Eagle工具允许工程师直接从MATLAB/Simulink编译到Raptor,而Raptor通过 Kvaser Leaf Light自动生成C代码,以下载到批量生产的ECU。通过这种方式,Kvaser的CAN硬件帮助New Eagle简化和缩短用户产品的设计周期。

解决方案: 对New Eagle来说,最主要的是快速转到可调整数量的批量生产。它能做到这一点,部分原因是通过应用Kvaser的产品。

New Eagle有三个内部业务部门:创作部门–整合部门–供货部门。

首先,产品工程部门(创作部门)构建Raptor工具,应用Raptor的ECU和显示器。

其次,如果用户自己没有能力,应用程序工程(整合部门)可以帮助他们做开发,或者为想要做开发的客户提供一个一键式解决方案,或者仅仅为那些想要自己开发的客户提供工具方面的培训。

最后,New Eagle的分销部门(供货部门)是多种产品的转售商,包括Kvaser的产品,以及许多ECU、电机和换向器。New Eagle与主要量产商的关系有助于开发与汽车研发相关的许多产品。

Kvaser与New Eagle的所有业务部门都配合密切,双方的合作对彼此的业务运营发展都非常有意义。



“我们的客户甚至可能不知道他们正在使用Kvaser。也许最值得称赞的是你看不到它。”— Kevin, New Eagle

“作为用户。简单地说,它们就是起作用。把它的USB连接到我的电脑上…连接到CAN…就完成了。产品集成化是完美连接,而且工作正常;我们不必担心它。我们可以专注于其他事情。” — Kevin, New Eagle

“这么多年来使用Kvaser CANlib(从2005年开始!!), 我从来没有真正需要得到你们团队的帮助,它就是起作用。这很酷。”—— Ben, New Eagle

反馈